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230页

    [综漫]悠仁,我开小号养你啊 作者:妖苗
    第230页
    反倒是虎杖,他待在一旁看着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男人陷入了僵直。
    “没问题哦小老虎,”他听见那个美丽的人鱼哼笑道,“毕竟我可是最厉害的人鱼啊!”
    **
    为什么纱织会在这里啊啊啊啊?!!
    “竟然伤害可爱的野蔷薇……”
    年幼时接触到的温柔系大姐姐,此时此刻变得如同地狱而来的女鬼一样恐怖。
    钉崎野蔷薇悚然地看着纱织指挥着水流斩击着咒灵。
    “看来要让你意识到什么叫愤怒呢。”
    明明是温柔系的广播站播音员之一,纱织此刻却显露出无与伦比的攻击性。
    剁椒鱼头分享给她的水流让咒灵狼狈的逃窜,纱织冷静地计算着水流的行动轨迹,然后在下一次给予真人(分/身)重击。
    水流切割的不仅是身体,还有灵魂。
    意识到这一点的真人面色不善地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
    明明连咒力也没有……能看到他也不过是仗着那副眼镜而已!
    可恶啊,这种肮脏又愚蠢的家伙。
    “啪——!”
    响指一拍,纱织漠然地看着被水柱钉在细碎板砖地面上的真人。
    “呐,”她突然歪头,笑眯眯地看着早已看呆的野蔷薇,温柔地询问“可以把锤子借我一下吗,野蔷薇?”
    钉崎野蔷薇:“……”
    “我来吧,”她能看出纱织想要做什么,陷入愤怒的纱织想要用咒具置咒灵于死地,可就是这样,她才不能把锤子递出去。
    因为纱织是普通人,一旦靠近恐怖的咒灵……会死的。
    “交给我吧,纱织。”
    她抿唇。
    “不哦,”突然强势起来的纱织笑眯眯地凑过去,一只手按住野蔷薇的手,一手轻巧地拿过她手上的锤子,“野蔷薇听话啦。”
    纱织的香气透了过来,钉崎下意识地嗅嗅。
    ……是童年时熟悉的味道。
    是淡淡的蔷薇香。
    被温柔系大姐姐蛊惑的野蔷薇恍惚道:“啊,啊好的。”
    手持着小巧的锤子,纱织避开野蔷薇的视线,转向真人的面容扭曲狰狞。
    ‘去,死,吧。’
    ……真是两面派的小姐呢。
    真人绝不承认自己有一瞬间被吓住了。
    水流绞断了他伸过来的右手,纱织面露微笑,硬生生把他锤进了水泥地里。
    场面一度难以收拾。
    呼出郁气,纱织把锤子擦得干干净净的,这才还给了钉崎野蔷薇。
    “许久不见,”她眨眨眼,俏皮道,“这个世界的野蔷薇。”
    真可怕啊这个世界。
    纱织心想。
    野蔷薇这么小的小朋友也要出来工作,还净是危险的工作。
    这个世界大有问题啦!
    还在心底碎碎念的纱织,被反应过来的野蔷薇,抱住了。
    绚丽的橙色发丝蹭过她的脸颊,在战斗和死亡面前从未落泪的少女这一次却号啕大哭。
    “纱织——!纱织!!呜呜呜呜!纱、纱织!”
    幼年时的友人顿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摸着她的背,安抚道:“我在哦,野蔷薇,我一直在哦。”
    哭吧哭吧,没关系的野蔷薇。
    因为我知道,我们的野蔷薇是那样的坚韧。
    你是那样的不屈和坚韧。
    “纱织小姐。”
    赶过来的七海建人在目睹了温柔系大姐姐爽快祓除咒灵后,一度陷入了沉默。终于开口道:“我们得去找恶魔和顺平。”
    【七海老师!我知道我们在哪儿了!】
    不久前,吉野顺平快速说道:【我们在狱门疆内部,还碰见了这个世界的五条老师。】
    “能出来吗?”
    【……暂时不行,恶魔的空间移动需要特殊的定位。我们必须找到参考点才能从里面出来。】
    “具体怎么做?”
    【和我们靠得更近一点就好。】
    只要靠得更近一点,吉野顺平和恶魔就能从里面撕开空间逃出来。
    “哇,你们也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吗?”
    在狱门疆里虐小兵多时,五条悟无聊得快长毛了。现在进来了两个人,还是几个月前相遇的那群人的同伴,他瞬间精神了起来。
    “玲呢?玲酱也来了吗?”
    恶魔嗤笑一声,懒洋洋地给予他重击:“并没有。”
    五条悟沉默。
    “切。”
    恶魔瞬间炸毛:“你这家伙什么态度!?”
    “你以为我们想来吗?!这肯定是五条你做的好事,把我们拉进这个世界,让我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再度压缩!!”
    本该优雅终身的恶魔脸色狰狞:“给我好好忏悔啊白毛混蛋!!”
    顺平扶额:“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五条老师啦恶魔。”
    “叫五条悟的没一个好家伙!!”十分懂迁怒的恶魔大吼道。
    五条悟微笑着按住他的脑袋,看他瞬间收声:“呀,风太大你刚刚在说什么?”
    恶魔:“……”
    他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啊那个,我是说您最棒了。”
    “还有呢还有呢~”
    “……您的美貌日月失色,您的声音百鸟羞愧,您的身姿风清月朗……”
    五条悟故作矜持:“好啦好啦我知道,不要停继续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