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5页

    [综漫]悠仁,我开小号养你啊 作者:妖苗
    第5页
    他一股脑把含辛茹苦(?)拉扯他们的夜蛾正道抛向脑后,跟随着好友的目光看向便利店。
    “不过从早上到现在,你到底是在看什么啊——”
    “是女孩子哦!”
    “什么啊,是女孩子……”
    “……”夏油杰一把扒过好友的肩膀,语气深沉,“悟,你知道虽然你未成年,但这种情况也会被判为痴汉的吗?”
    五条悟:“……”
    俩幼稚鬼在打闹的时候,便利店迎来了一位客人。
    “欢迎光临——”犬冢玲下意识地喊了一句。
    “啊……你好,请问——”
    一个拿着菜刀的女孩子歪头看她,眼神空洞。
    “你看见一个抢了我男朋友的贱/人了没有?”
    第3章
    【犬冢玲】
    【于0320服务器2018年10月31日发生暴动】
    【异变失败】
    “但是你也没告诉我,”‘犬冢玲’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奶白色的齐肩卷发,晶蓝色的瞳孔周边是一圈黑色,看起来像某种拆家达狗的眼睛,“犬冢玲……是个女孩子啊?!”
    【很正常吧,听名字就能明白这是一位亚撒西的女性。】gm那边又传来撕开包装袋的声音,【再说了,只要能拯救世界,管他男的女的——有热血少年漫还不兴有热血少女漫啊。】
    鹤江顶着‘犬冢玲’的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
    【哦对了,】gm说,【你的任务栏更新了……嗯,与‘星野娜美’换班?】
    [‘犬冢玲’任务:与24h便利店店员星野娜美换晚班。]
    “那什么任务暂且停一下,”鹤江抬起头来,盯着镜子里面的‘犬冢玲’头上的一对黑白色的兽耳发出了绝望的问号,“请务必告诉我这是玩具头箍什么的。”
    【很遗憾告诉你,并不是哦~】
    【‘犬冢玲’小姐姐是兽人哦~~】gm声音荡漾,【可恶,我也好想添加兽人娘元素哈斯哈斯哈斯……】
    “那游戏绝对会被禁止的,绝·对!”
    鹤江直起身体。
    “嗯……?”
    镜子里,似乎一闪而过什么东西。
    ……是一张黄色的便利贴?
    立马消失不见了。
    鹤江看了一下手腕上携带着的电子手表。
    “已经十点二十了,打个电话给娜美姐吧。”
    【……意外的适应不错呢男·子·高·中·生~】
    ——
    以上就是鹤江出现在便利店柜台的原因了。
    这位数据异变的‘犬冢玲’是一个打工狂人……不,应该是狂魔。
    手机里的便签上是密密麻麻的打工计划表,什么都有,像什么寿司店手握厨师、什么24h便利店店员、什么维修工……很多职业就连gm都没有听说过。
    【她真的不需要睡觉吗?】gm看着计划表发出了震惊的声音,【她的工作计划都是卡着时间进行的啊喂?】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007社畜?!】
    鹤江也傻眼了。
    “……该不会我还没成年就要被迫进入社畜生活吧?”
    【……】
    “不会吧不会吧?!”
    【我会帮你观察的……尽量让你减轻负担。】gm声音透露着心虚。
    两个人在脑海里开始了“关于未成年人附身成年人工作算不算是童工”这件事开始了激烈的辩论,直到一位顾客进门。
    “欢迎光临——”鹤江下意识地喊了一句。
    在gm笑得打嗝调侃【完全适应了打工人身份】中,鹤江看向进来的顾客。
    [战斗开始!]
    ‘……?’鹤江眼前闪过这一串字符后,手心里立马出现了一个圆润的东西。
    【哈!出现了敌人,上吧我的搭档健太郎!】gm语气兴奋极了。
    鹤江低头一瞧,手心里,是一枚圆润的红白玻璃球。
    ‘……你这个披着宝○梦训练大师皮却玩着单机弹珠游戏的三无游戏公司一定会倒闭的我说!!!!’
    鹤江心累地扬起手,把手中的弹珠扔了出去。
    那枚红白玻璃球擦着女顾客的脸庞打去,她却没有任何反应——不,是时间停止了。
    【因为这是在战斗时间!】
    gm忽悠得头头是道。
    玻璃球经过无数次反弹,一次次的从便利店的墙壁地板撞击,每次都精准地擦过女顾客的身体击打到她身后那个巨大无比的黑色雾气。
    [perfect!]
    [perfect!!]
    [perfect!!!]
    【ace(团灭)——!】脑海里传来了gm激动地大叫,【可以啊健太郎!弹珠游戏玩得这么溜?】
    ‘……我只是不擅长团队合作游戏,并不代表我不擅长单机游戏……话说你承认这是弹珠游戏了吧???’
    【——时间流动!】
    ‘转移话题太生硬了点吧!’
    面前的女性顾客眼神骤然清醒,由于神经突然放松,原本手中紧握的菜刀立马脱落,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便利店内一片寂静,这声脆响仿佛是触发了什么机关一样。
    “呜……呜呜……”她突然间捂住了脸,发出了绝望的抽泣声,“为什么——为什么啊——?!”
    “就连、就连我最好的朋友……就连娜美也、也要夺走我爱的人吗?!”
    她脱力般跪坐下来,温热的泪水透过指缝滴答在冰冷的地板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