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18页

    [综漫]森先生在线养宰 作者:一梦九州
    第18页
    然后冷风一下从门外灌入。
    森鸥外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绯心里咯噔一下,她好像闻到了若隐若现的血腥味,而她根本没听到行旅僧的动静!
    她迅速看了眼周围,直接朝坐在榻榻米上的阿治冲过去。
    只要抓住他——!!!
    轰隆隆的雷声又一道道从空中滚滚而来,正当绯即将碰到阿治的肩膀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屏障如波纹般在阿治周围荡漾开,巨大的斥力直面绯而来,一下就将惊愕的绯弹飞!
    而爱丽丝忽然出现在绯的身侧,抬脚把绯朝森鸥外的方向踢过去。
    绯:“......”
    面对迎面而来的小萝莉,森鸥外礼貌的错开身体,任由绯像是被人扔掉的抹布一样直接扔到门外。
    森鸥外笑了笑,看了眼好像要朝他跑过来的阿治,然后迅速的走出去关上门。
    阿治:“!!!”混蛋林太郎!
    爱丽丝回到阿治身后,娇哼一声:“阿治,我们不要理林太郎啦!”
    阿治回头看了眼爱丽丝,然后点头。
    虽然你是和林太郎一伙儿的,但你说的话很符合我的心意。
    阿治愤愤的想:可恶,又是不能让我知道的事吗!?
    总有一天,他要让林太郎哭着告诉他所有没和他说的事!
    ——
    门外,绯落到了院落里,她漂亮的和服上沾满了湿哒哒的泥土,雨水刷刷的冲过她头顶,她狼狈的爬起来,看向门前站着的森鸥外......以及倒在屋檐下一动不动的行旅僧。
    血的味道其实在这样的雨天里被湿气冲散了大半,绯愣愣的盯着行旅僧的身体看了几秒。
    她下意识喃喃开口:“父亲大人......”
    父亲大人在绯心中的形象,是高大又令人敬畏的。她可以对自己的神明——也就是夜卜阳奉阴违,甚至占据着“家人”的位置对夜卜进行教导,她能够引导夜卜的一切行为,但唯独对于父亲,她恐惧着、胆战心惊着,一句话也不敢反抗。
    她的第一任神主其实不是夜卜,而是父亲大人。
    她被父亲大人唤醒,被父亲大人带在身边教导,看着父亲大人因为过于强烈的愿望,从而使夜卜在他的愿望中诞生。
    在那之前,父亲大人解除了绯的契约,转而教导初生的夜卜如何使用神器,将绯送给了夜卜。
    绯自然没有异议,也没有反抗。
    尽管绯不明白,父亲大人明明是个人类,为什么能够使用神明驱使神器的契约,她对于父亲大人的过去一无所知,但她也不需要知道这些,只需要听父亲大人的话就好了。
    只要听话,就不会像以前那样......
    绯停下了思考,想要去看看行旅僧的情况。
    但森鸥外就站在那里,令绯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不管是父亲大人还是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尝过失败的滋味了。
    闪电划过雷雨的夜空,森鸥外站在门口,总算等到了最后一位主人公的到来。
    那是个五六岁的男孩,穿着深蓝色的和服,出现在走廊上的另一头。
    “绯器。”他冷静的说出神言,站在雨下的绯身上出现了红色的印记,夜卜手一握,绯便化为流光飞入夜卜的手中,展现出作为神器时的模样。
    ——一把刀身红色的太刀。
    夜卜将绯器横在身前,冰蓝色的眼瞳看了眼倒在地上的行旅僧,下一秒,他出现在森鸥外面前,红色的刀光往森鸥外的面门划过去。
    森鸥外虽然有所准备,但还是低估了一位祸津神的力量,他左边的中长发被削下一截,还没待他进行下一步动作,夜卜就已经站在行旅僧身旁,接着带着行旅僧的身体消失在原地。
    森鸥外没有去追,他看着地上的血液被雨水冲刷干净,又把手||枪收回系统空间里,闻了闻身上没有没奇怪的味道,这才推门而进。
    “阿治~!爱丽丝酱~!”
    阿治嫌弃的挥挥手:“奇怪的大人不要靠近我啦!”
    森鸥外:瞳孔地震.jpg.
    奇、奇怪的大人!?
    “阿治~~~~~”
    “哼!”
    最终,还在幼年期的幼崽完全逃不脱无赖的大人的魔爪,在一顿闹腾之后,阿治挡不住汹涌的睡意,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爱丽丝幽幽开口:“阿治很好玩吗?变||态林太郎!”
    森鸥外叹了口气:“爱丽丝酱,鄙人可是个十分正经的大人啊。”
    爱丽丝翻了个白眼,让森鸥外自己读意思。
    森鸥外当没看见,他用还算是温热的水简单洗漱了下,然后也进入睡眠。
    第十四章
    昨日雷雨夜过去,清晨林间的鸟雀声此起彼伏,微暖的熹光一点点的照进寺庙的小院落里。
    来送早餐的小智轻手轻脚的离开——因为昨天森鸥外供奉了两个金小判的香油钱,寺庙里的几个小和尚对他的印象非常的好,毕竟,是人总要赚钱吃饭的嘛。
    对待金主总是要特殊一点的,不殷勤的话金主很快就会忘记掉这个人。
    可惜今天是个大晴天,小智遗憾的想:要是能多下两天雨的话,这位贵族大人一定会给更多的香油钱吧!
    这样师父就不用那么辛苦的出去除妖了。
    而且师父有时候还不收钱。
    小智一边算寺庙的存钱存粮,一边熟练的向饭堂走过去,然后他忽然一顿:好像忘了点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