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471页

    今天校草和他的同桌发糖了吗 作者:甯宓
    第471页
    旁边李琳呆愣地打量了他们半天,最后才明白了过来,
    “这是你男朋友?”
    “对呀!”
    傅念落落大方地笑着应道,随手把黎想手里另一只矿泉水拿过来递给李琳
    “这只给你吧!不用特意跑去买啦!”
    “谢啦!”李琳开心地接过水,跟黎想道了谢,仰头爽朗地喝了一大口,然后又忍不住开始八卦,“你俩是高中同学吗?”
    傅念嗯了一声,“算是吧...”
    “是青梅竹马。”
    黎想站在她身后,一边抬手帮她整理耳朵上方的发丝,一边懒懒地纠正道。
    傅念也没有否认,好像也不介意当着新同学的面前跟他有亲昵的接触,不躲不闪地站在他身前任由着他帮自己整理头发。
    李琳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哇,你俩早恋啊?”
    “不是不是,毕业了才在一起的...”
    傅念连忙解释道。
    虽然他们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彼此的心思,双方家长也是默认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不过为了对彼此负责,他们从来没有点破这一层关系。
    既然都已经认定了对方,也不介意再等一等,等到能够担得起责任的年龄。
    所以即使是在整个帝都一中都以为他们已经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从来没有越过那条红线一步。
    李琳摆出一副“我懂的!”的神情,冲他们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傅念:“...”
    ...
    师大的军训结束后,紧接而来的是理工大的军训。
    相比起师大不痛不痒的训练方式,理工大的军训可是动真格的。
    灼灼烈日下,新生们穿着迷彩服,整整齐齐站成方阵,直接在太阳底下站了半个小时军姿。随即原地休整了五分钟,又开始做俯卧撑。
    操场绿茵上,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数数声。
    黎想所在的物理4班全是男生,教官便更加是毫不留情,直接上来就是50个俯卧撑。
    然而刚刚经历完高考的这帮年轻人在家十指不沾阳春水,哪里经历过这样的考验,一个个娇弱的如同温室里的花骨朵儿,看似轻轻一碰就会摔倒,50个俯卧撑全班能做得下来的都没几个。
    教官气不过他们一帮大老爷们居然如此娇弱,干脆让他们两两组对,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下面的人帮上面的人数数,上面的人稍有体力不支便会直接趴到下面的人身上,那画面太美简直不敢想象。
    其他休息中的班级见有热闹看,立刻就围了过来,幸灾乐祸地想见证一对对新诞生的不可描述之恋。
    傅念来到理工大的操场时,就看见一大帮人围在操场中间,还时不时爆发出哄笑声。
    她好奇地站在外围探头探脑,试图挤进人群中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旁边的男生见来了一个打扮清纯靓丽的妹子,立刻给她让出路来,还热心地给她解说道,
    “物理班的教官可真会玩!这么多对里面不配出一对同来,我脑袋拧下来给他当球踢!”
    傅念:“...”
    她好不容易挤了进去,正好看见地上趴着一对对上下交叠的男生,正一边喊数一边做着俯卧撑。
    辣眼睛的一幕突如其来地暴露在眼前,傅念瞪大了眼睛,三观有些破碎。
    她正要寻找黎想的身影,结果这一组正好做完俯卧撑,换成下一组上场。
    黎想穿着迷彩短袖训练服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手臂线条紧实流畅,身上的肌肉若有若无,整个人十分惹眼。
    秋风飒爽之中,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尖叫和惊叹。
    他旁若无人地出列,刚要趴到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身上,突然在人群里发现了傅念的身影。
    她微微垫着脚,小脸素净淡雅,正在张望着寻找他的身影。她站在人群里显得十分娇小,可是他还是一眼就看见了他心心念念的人儿。
    教官开始催促他们赶紧就位开始俯卧撑,黎想忽地轻笑了一声,大声喊道,
    “报告教官!我这不合适!”
    教官走到他面前,冷硬问道,
    “你这怎么就不合适了?”
    黎想勾了勾唇角,有些得意道,
    “因为我女朋友来了。”
    众人:“???”
    傅念:“...”
    教官其实也比他们大不了多少,这是注意到站在人群中的小姑娘脸都红了,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他笑着踹了黎想一脚,笑骂道,
    “有女朋友很了不起吗?”
    还不等黎想回答,旁边有男生酸不拉几地喊道,
    “报告教官!我们是物理学院,所以是的。”
    顿时周围的人都哄笑了起来。
    然而有些人笑着笑着就哭了。
    单身狗总是摆脱不了被强喂狗粮的命运啊...
    教官瞥了周围这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狼崽子们一眼,似乎想要故意为难黎想,
    “既然你女朋友来了,那就给我们露一手吧!”
    说着,他便招呼其他人都起立,不再让他们搞那惹人遐想的一套动作。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似乎想看看他又有什么新花样。
    黎想坦然地站在操场中间,对此并不以为意。然而傅念却有些紧张,生怕教官会当众为难他。
    “这样吧。”
    教官沉吟了一会儿,终于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