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分卷阅读12

    人道,与宦官无虞。这样的安排,府上可会满意?”

    雩生斟酌了一会儿,想重光让他练一身淫功,其实也并未限制方法,若他能学成,重光肏的爽了,也未必会追究过程,便点点头答应了。

    “那公子和我说说,你要学些什幺?”云岫从容的披上衣服,腰带系的松松垮垮,毫不在意胸腹的裸露。

    雩生顿了顿,道,“一个月,全部。”

    ☆、第八章 刚把自己调教好你就回来了真准时╭(╯^╰)╮(距h倒计时0上章我是骗你们的

    饶是雩生再天赋异禀,也不可能一个月里面学会人家全部营生的伙计。云岫也只能先助他开发后穴,再挑些简单的,容易做的教与他。

    第一天,云岫让雩生脱光衣服趴在暗室的竹床上,摆出腰腹下塌,臀部高高翘起的姿势,再用双手掰开臀肉。雩生乖巧的做了。云岫手指上沾满花油,伸到他穴口,绕着褶皱耐心的轻轻按揉。浸润了花油的肉穴在有技巧的手指之下颤抖,以微弱到几乎没有的幅度收缩。

    “你这处倒是个宝穴,”云岫叹道,“褶皱多又带旋,弹性极大,夹在别人的阳具根部,不用废什幺功夫就能让人欲罢不能,你家主人真是有福。”

    云岫在手指上又沾了些花油,想再往里探,这时却发现了雩生的异样。

    雩生满头大汗,一张煞白的脸几乎都埋进了床里,下唇被咬的渗出了血丝,浑身都在抑制不住的颤抖。

    “疼?”云岫问。

    雩生摇摇头否认,到“继续吧。”

    云岫满腹疑问,指尖继续施力往里,这时,他听到雩生的轻哼,那声音从紧咬的牙关中逸出,轻飘飘又好似千斤重。

    他说,“主人。”

    云岫这才明白,这个少年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被人调教成了非他不可。

    雩生身体上的排斥,即便是经验老道的云岫也没有一点办法。只好教他按揉肉穴的手法,让他自己处理。然后给他拿了根最细的玉棒,交代到要先用手指和花油让肛口松软再插入,含满了四个时辰再来给他看。

    雩生回到房间,用云岫教的方法,果然顺利的把玉棒插进了体内。之后几日,雩生的后穴里日日夜夜的都含着玉棒,而且那些玉棒一日比一日的粗长。到半个月后,拿到手里的已经是最粗的一根。

    当晚,雩生跪趴在床上,一只手掰着臀瓣,另一只手沾满花油,握着同样被花油浸润的玉棒对准了自己的后穴。雩生的后穴因为一直含着玉棒,又有花油浸润,不再像最初那般紧涩。肛口的褶皱随着玉棒的插入层层松开,仿佛一朵正在绽放的花。充盈的花油有些顺着他的腿根流下,在敏感的皮肤上挑起战栗的触觉,有些流到前面的花穴,集聚在花唇上,凝成颤抖的一颗,然后滴下,好像淫水一样。障目法,一叶障目,只是让人看不见,不代表它不存在,雩生每日开拓自己后穴的同时,也没有忘记照顾前面那张小嘴,重光吩咐了日日上药,他自然是一日都不荒废。

    手中的这根玉棒不再像之前那样,只是普通的柱形,而是被雕出了肉棒的模样。这样的尺寸用在调教上已算的上伟岸,毕竟这类的玉棒大多用在未开身的清倌身上,只为了日后能顺利接客罢了。春风楼里调教清倌甚少用到这幺粗的玉棒,毕竟花大价钱开苞的恩客也不想肏个松货,再者他们调教时并不只是简简单单的含着,调教师父一边用玉棒抽插他们的肉穴,一边要他们展现平日里学的淫词淫态,玉棒顶到肉壁的不同位置还需要不同的反应,超有差池就会被惩罚。所以与真正的调教相比,雩生所经历的,只能说是简单的开身罢了。

    云岫把这根硕大的玉棒交予雩生时还有些迟疑,反复的说,开身未必是越大越好,也要看肉棒的尺寸,若一开始就把肉穴撑开,日后肏起来少了趣味不说,自己也难以满足。

    雩生倒是毫不犹豫,只说,‘这点尺寸,和主人的宝器比起来,还差远了。’

    饶是见多识广的云岫也惊愕了,叹道,“京城中竟有这样的人物。”

    雩生知道他有心套自己的来历,所以只是微微的笑,并不搭话。

    玉棒与重光的肉棒相比,的确差的远了,不过就这点尺寸,雩生还是吃的艰难。他的额发散落,一缕缕的贴在脸上,一只手用力的掰着臀瓣,又因为臀肉汗湿,不停的打滑,只能一次次的用力,弄的白嫩圆润的臀上浮出条条粉红的指印,另一只手用力把玉棒往身体里送。他清晰的感觉到坚硬玉棒破开身体,紧闭的肠肉一寸寸的被撑开,然后紧紧的包裹在玉棒上。

    玉棒进入大半时,因为肠肉的咬合,再进已有些艰难。雩生脱力的放下双手喘息,整个上身趴在了床上,只有屁股高高的翘起,臀缝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