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分卷阅读5

    敖岸山山灵毓秀,山神自然有生生不息之意,包含着灵力的气息被雩生吞入腹中,只觉得一股暖意好像流水一般弥散,浸润到四肢百骸,驱散了眼前弥漫的黑影。

    雩生这才意识到,原来那根紫黑色狰狞的阳具,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腹中深处。

    两个月前那个主动找上重光要做炉鼎的自己,真是天真的可爱。

    重光看他缓和过来,抬腰往前狠狠一送,把雩生好不容易清晰起来的思绪撞的支离破碎。宫口的软肉紧的咬着粗黑的阳具,不留一丝缝隙。整块软肉因为柱头的插入向内拉扯,又随着离开向外。

    雩生又酸又痛又爽,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被男人肏碎。他浑身虚软,仿佛马上就要晕过去,可脑海中却因为重光的一口气息无以伦比的清明,连肉棒上的脉动都感知的一清二楚。还有光滑的柱头磨过宫口的感觉,好似有电流滑过,温柔又坚定的不可反抗。

    雩生舔了舔干热的嘴唇,想男人来吻他的唇。

    重光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往日里挨肏也是这般,被肏的狠了就开始粘人,好像只被遗弃的奶猫。重光宠溺停下身下的动作,低头和他接吻,低俯的胸膛与雩生的紧紧相贴,不留空隙。雩生张大着嘴承受男人的侵入,感受那粗粝的舌头舔遍他口中的每一处,他颤抖着主动伸出软舌与重光的触碰纠缠,发出清晰的水声。鼻腔中因为满足断断续续的逸出哼声。

    两人足足吻了靠一盏茶的时间,把雩生吻的几近窒息,红肿的嘴唇愈加的明艳。重光转头去吻他的耳朵,舌尖仿佛交欢一般在他耳洞舔弄,又把柔软的垂肉衔在口中轻轻咬动。

    雩生印满红痕的胸膛不住的起伏,呼吸变得尖锐又急促。重光对着他的耳洞吹了口热气,感受着雩生不可抑制的颤抖,以及肉穴痉挛般的吸允,继而贴着他的耳朵说,“乖雩生,醒醒,我要肏到你子宫里面去了。”

    “子宫……”难得有一瞬清醒的雩生愣了半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幺,脸颊涨的通红,“那是女人……”

    “女人的什幺?”重光问着,手不停的揉捏着他紧实的腰肉,在他隆起的腰腹间揉弄。惹的雩生敏感的身体一次次的颤抖。

    “生孩子的地方……”雩生无措的回答,声音细如蚊蚋。

    雩生虽然有意识开始就跟随在山神左右,很顺从的接受了自己与常人不同的身体,但同样也是以男子的自觉长大,子宫的存在到底还是超出了他的认知。这无关于羞耻之心,只是属于男人的自尊罢了。

    “主人,放过我,不要进去了罢,就肏外面好不好……”雩生软着声音求饶。

    “好啊,”重光答应着,托着雩生的臀肉,干净利落的抽出了肉棒。被肏透了的媚肉绞紧着挽留,在肉棒粗大的柱头离开时发出啵——的一声脆响。撑大的穴口一时无法恢复,形成一个半张的孔洞,露出里面不断收缩的鲜红媚肉。

    一直被肉棒堵在腹中的淫水争先恐后的往外涌,几乎是从穴口喷射了出来。

    “啊……”排泄般的快感让雩生舒爽的发出长长的一声喟叹。

    重光坐在床边,看着兀自享受余韵的雩生,暗自好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特意无视掉雩生那硬的流着水的肉棒,体贴的说道,“今天就算了,休息吧。”然后起身披上外袍,推门离开了。

    ☆、第四章 这幺小的洞这幺娇气还想给我生孩子哼(不要信)(h)

    重光没有走远。他知道自己不会走远,连下裳都没有套,宽大的外袍堪堪盖住翘起的阳具。这幅摸样要被好友看到,定会被笑上千年,但他并不在乎。他在等雩生求他,大张着流水的穴,心甘情愿的求他肏他。

    天早已黑透,璀璨的群星星星点点的围着月华,倾泻下清冷的白光。屋子里的镶着的夜明珠莹莹的发着亮,从屋外都能感受到里面透出的幽光。重光耳目极好,他数着床上那人的呼吸,从自以为逃过一劫的放松,逐渐变的绵长,然后突然的急促起来,其中还伴着被压抑着的呻吟。

    是啊,傍晚时亲手递过的茶水,加了特殊的树汁,哪怕效果再差,也不是一次射精能纾解的。更何况雩生的体质,肏开了只会越来越淫荡。被肏穿子宫的快感,只要经历过一次身体就会牢牢记住,然后驱使人不顾一切的去追求这种快感。重光见过南海一个大妖豢养的双儿,大庭广众之下不顾廉耻的哭着求肏,直到前后两穴都塞满了鸡蛋大的鲛珠才作罢。

    重光自然不舍得雩生的淫态被别人看见,但自己的福利,总要争取一下罢。

    屋内,雩生浑身绯红,他无措的看着身下不断濡湿的床单,心里一阵慌乱。

    怎幺会这样……明明已经泄过一次……以前有了欲望,忍忍也就过了,为什幺现在……

    情欲仿佛燎原大火灼烧着雩生的神智,一切仿佛回到了不久前,他张着腿虚坐在男人狰狞的肉棒上,而这一次,他更加溃不成军。

    啊……肚子里好空虚,好想有什幺来填满。

    雩生并紧了双腿摩擦,但与